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诡眼阴阳免费阅读

2020-06-28 18:16:23 字号:

《》男女主是周乾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,想看全文免费阅读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!“不用太在意啊,你这个年龄段就叫作思春期。梦遗是正常的生理现象。”沈天德的语气像在进行严肃科普,不带一丝一毫的笑意,他不想引起小少年的误会和抗拒。

《诡眼阴阳》精选:

“你啊,要乐观点。对人应该多点信心!”沈天德用力拍周乾的肩膀。

“你对谁都这么好吗?”周乾好奇。

“当然。”沈天德的口气很理所当然,“人民警察为人民嘛!”

“为什么?”

周乾不接受这个理由。他可是天天和人民警察打交道,很清楚这个行业里大多数都是普通人。

而所谓“为人民服务”,更多只是写在教条上的理想化文字。

“喂,我说,她向你道谢的时候,你不开心吗?”沈天德问。

“一般吧。”周乾没感觉,但被感谢当然比被怨恨好。

“迟钝。”

沈天德很不满,又拍了周乾一巴掌。

“我告诉你啊,被人发自内心地感谢,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~~太爽了~~真的会让人上瘾~~‘谢谢\\’这两个字,听多少次也不够。我这辈子啊,没别的追求,就好这一口。”

小警察的口气很不正经,台词更像瘾君子。

周乾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“明白了,你是怪人。”

……

清晨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,沈天德骑着警用小电驴,在辖区内例行巡逻。

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天空蓝得高远,让人心情也愉快起来。

没有接警的时候,任务比较轻松,虽然知道不可能永远如此,沈天德还是希望这种平静能维持得久一些。

警察摸鱼,天下太平~

沈天德哼着歌,目光四下游移,看似随意,其实毫不松懈地观察着身边的一切。

这时,他看到一个少年站在清水渠的桥边。

少年大概十三四岁,个头不高,七中的校服穿在身上有些松垮垮的。黑框眼睛下,一双眼睛微微发红,目光呆滞地盯着桥下缓慢流动的河水。

沈天德颇为自傲的“警察直觉”在心里敲响了警钟,他停下车子,快步走过去。

“小兄弟,有心事?”沈天德语气轻松地问。

吴劲松抬起头,瞟了一眼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警察,摇摇头,拉拉背上的双肩包,低头离去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沈天德拉住他,露出一个春光灿烂的笑容,他知道,这个表情能让人们放松下来。

“跟我聊聊吧。”

“我要上学,快迟到了!”吴劲松想甩开他的手,但对方的力气很大,没能挣开。

“你已经迟到很久了。”沈天德不客气地拆穿这个小谎话。

七中有早自习,七点就要到校,而现在已经快九点了,一个初中生还在校外晃荡,脸色还那么阴沉,摆明了有问题。

“关你屁事!你少多管闲事!”吴劲松烦躁地大吼。

“我是警察哦。”沈天德指指自己的制服,“管闲事就是我的责任~”

沈天德咧出满嘴的大白牙,从语气到目光到神情到气场,活脱脱知心大哥哥的嘴脸。

吴劲松眼眶更红了,鼻子一酸,他用力抽了抽。

沈天德乘胜追击,“你有什么烦恼,说出来听听,也许我能帮得上忙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吴劲松摇摇头,“不行,太丢脸了,我不能说……”

“成绩?”沈天德开始猜,吴劲松的黑框眼镜目测至少500度,看起来像个乖乖牌,这种类型的学生,一般都最注重成绩。

吴劲松继续摇头。

“我明白了~”

沈天德笑了,思春期的小男生嘛,天大的烦恼也就是那件事。

“有喜欢的女孩子了?”

听到这句话,吴劲松的鼻涕泡一下子喷出来了。一股压抑许久的委屈在心里爆发,听着小警察亲切的声音,控制不住哭了出来。

沈天德预感到事情可能不简单。

“没关系,每个人都……”

“不是!”吴劲松握紧了拳头,又羞又愧,“梦……”

他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,沈天德是从他的口型猜出来的,顿时明白了。

“不用太在意啊,你这个年龄段就叫作思春期。梦遗是正常的生理现象。”

沈天德的语气像在进行严肃科普,不带一丝一毫的笑意,他不想引起小少年的误会和抗拒。

或许是沈天德端正的态度影响了吴劲松,少年对他放松了心防。

“我查过,书上说……是正常的,没有危害。因为是书上写了……我就信了。可是……”

吴劲松恨死那本生理健康书了,根本不靠谱,作者大骗子!

“有害处!我生病了!腰很痛……视力也变差了,三个月前才配的眼镜就不行了……上课根本没办法专心听讲,集中不了精神……”

沈天德听懂了,不止是梦遗,而是更上瘾的那种小少年最容易沉迷的行为。

心里的确有点儿想笑,但表情却更端庄了,完全是学术研究的态度。

“一天几次?”

“……”吴劲松掀起眼皮,偷瞄他一眼,没吭声,比了个手势。

“太多了。”沈天德表情依然淡定,心里却草泥马狂奔。

现在的年轻人,真TM的不能小看啊!

沈天德压抑住内心的震惊,继续COS健康医生。

“书上说的无害,是指在一定限度内,你既然已经影响到身体健康,我觉得应该控制,试着戒断成瘾性。”

“我也想……可是……”吴劲松抽鼻子。

“的确很难,我可以教你一个方法,应该会有用。”沈天德拍拍小少年的肩。

吴劲松抬起头,目光里满是期待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我也是你这么大过来的,有经验。男人嘛,都一样。”沈天德开始自黑,和吴劲松统一立场。

“真的吗?”吴劲松果然信了,语气都热切了几分。

“你有什么爱好?读书,或者唱歌?”沈天德问,“当你想做的时候,就转换一下思绪,背首诗或者唱歌。我以前有个舍友,就是靠起床抄诗戒掉的。”

吴劲松听着,表情却从期待变成了失望,“没用的……”

“你先试……”

“肯定没用!”吴劲松大喊,“我根本不是自己想做那种事!是梦!做梦,等醒的时候就已经……我自己根本没办法控制的好嘛!”

“梦……”沈天德这回真没招了,“要不去医院,咨询一下医生。”

吴劲松失望地摇摇头,抹了一把鼻涕。

“妈的!肯定是那只古怪的老鼠!我被它诅咒了!”


大口径厚壁无缝钢管 http://kon000.51sol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