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废王毒宠北离妃(北离元祁)阅读

2021-07-21 13:25:53 字号:

《》小说主角是北离元祁,这里提供废王毒宠北离妃北离元祁小说,废王毒宠北离妃主要说的是。全场瞬间瞩目,尤其是对面那些衣冠楚楚的贵家公子们,一个个表面从容淡然,实则都暗暗祈祷那“姻缘”能落在自己面前。

《废王毒宠北离妃》精选:

鸟笼以纯金打造,做工及其精致,圆形的底座上还镶嵌有各色宝石。

日光穿过流水帘幕照上去,生出耀眼夺目的光辉。

单是一个笼子都如此奢华,笼中鸟的珍贵自然不言而喻。

众人的好奇心再次被勾了起来。

秋烟离打开鸟笼,缓缓把手伸进笼中。

鸟儿歪头看了半响,轻轻一跃跳上她的手指,昂起小脑袋牢牢站稳。

那小巧的身姿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只见鸟儿一双眼珠又黑又亮,滴溜溜的扫过下面注视着它的那些眼睛,竟是半点都不怕人。

女子们普遍对这种可人的小东西情有独钟,接二连三发出喜爱的感叹。

秋烟离转而把它放置在肩头,一边摩挲着它的下巴,一边小声与它说着些什么。

小家伙倒像听懂了似的,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脖子,发出两声悦耳的鸣叫。

“这便是紫珑鸟吗?”魏皇后长居中宫,见惯了稀奇古怪的物件,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据说可以指引姻缘的紫珑鸟。

秋烟离上前一步,恭谨施礼:“回皇后娘娘,正是。在我西凉的传说中,紫珑鸟乃是于女娲娘娘座下修炼的神物,可以通人语,晓天意,很是有灵性。这鸟又从小养在宫中,饮月泉之水长大,所以,十分亲人。”

魏皇后越看越喜爱,不禁真心赞赏:“是很漂亮。”转而又忍不住奇怪:“不过,它要如何指引姻缘呢?”

秋烟离但笑不语,从宫女捧着的漆盘中取出千羽郡主的那只金簪,微微举高,神秘地卖起关子:“请皇后娘娘看好了。”

说着,她把金簪放在紫珑鸟嘴边,小家伙乖乖叼住,却并不动,直到秋烟离发下指令说:“去吧,秋瞳。”它才振翅飞起。

全场瞬间瞩目,尤其是对面那些衣冠楚楚的贵家公子们,一个个表面从容淡然,实则都暗暗祈祷那“姻缘”能落在自己面前。

这倒也怪不得他们。

诗经有云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。

千羽的相貌在一众官家闺秀中确实数一数二,只要是男子都很难不动心。

再加上魏老王爷年事虽高,但在朝中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不仅是先皇钦命的托孤大臣,还曾被元起庸尊为“帝师”,若是成为魏王府的孙女婿,将来定会平步青云。

美人与权势皆得,这样的好事,谁不希望落在自己头上。

于是大家饮酒的也不饮酒了,说笑的也不说笑了,全都眼巴巴地盯着那小小的身影,一遍遍盘旋过他们头顶。

却无人注意到秋烟离眼底,一闪而过的那抹狡黠。

终于,在吊足了人们的胃口之后,那只名叫秋瞳的紫珑鸟扑棱着翅膀,落在了元洵邻座的那个白衣男子面前。

白衣男子似乎被这结果吓了一跳,端杯的手一滞,怔愣许久,忘了去接那金簪。

秋瞳却没那个耐心等他反应,看他不来拿,直接松嘴扔掉金簪便飞回了秋烟离肩头。

“乖。”拍打秋瞳两下当做鼓励,秋烟离向着李歆灿然一笑:

“恭喜李将军,看来,千羽郡主对将军青睐有加,不知将军对这个结果可满意?”

李歆低着头并没有说话,但大家分明都看到了他冷峻的上闪过的喜色,心下顿时了然。

李歆祖上几代都是武将,自他十八岁世袭将军位后,这么多年,也立下大大小小战功无数,可算少年英雄。

所谓美人配英雄,何况人家两人早就郎有情,妾有意,其他人倒也都输的心服口服。

经过这一对的验证,大部分人都开始相信秋烟离的话,剩下的一小部分则认为是巧合,仍持观望态度。

“看来秋瞳还是有些本事的,对吧?那么这次,让我们看看轮到谁了?”

秋烟离边说,便从漆盘里选出一个香囊,让秋瞳衔住,继续同样的步骤。

这样一一配对过后,秋烟离拿起漆盘上最后的一件东西。

一枚碧玉做的指环,上面还刻了一个“依”字,是秋瑶依及笄之时,秋烟离亲手做给她的礼物。

“最后一个……好像是王姐的呢!”秋烟离捏起那枚指环,克制着想揉碎它的冲动向大家展示。

秋瑶依早已迫不及待,手中的帕子团了扯,扯了团,总算轮到她了,忙不迭道了:“正是。”

对面的元洵看到这一幕,轻蔑地摇了摇头。

到底出身低贱,半点一国公主的气质都没有。

相反再看看秋烟离……

“高贵”这东西,真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。

不管秋瑶依今天打扮的多么美艳,往秋烟离旁边一站,仍然低了一头。

秋瑶依不知他的想法,带着一脸欲语还休的娇怯,不停向对面的元洵暗送秋波。

元洵为了维持翩翩公子的形象,只能笑面以对,心下却对她更加反感。

“王姐贤良淑德,蕙质兰心,谁能娶到她做妻子,当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呢!”

秋烟离说着话,若有深意地笑望向元洵。

后者当即生出不好的预感,却不等想明白,那只鸟已带着秋瑶依的信物纵身飞出。

“阿离真的很好奇,到底王姐命中注定的姻缘在哪里呢?秋瞳啊,这回,你可千万要找仔细了!”

秋瑶依则将视线牢牢锁定在鸟儿身上。

突然,秋瞳的翅膀停了一停,黑珍珠似的小眼睛转过一圈,猛地一亮。

随即掉转过头,用尽全力向下俯冲。

然后,不出意外的,它停在了元洵面前。

“洵王爷?”秋烟离作出吃惊状,看看强抑狂喜的秋瑶依,又看看面色铁青的元洵,鼓掌大呼:“原来王爷和王姐,竟已一见钟情了吗?”

秋瑶依自然是以羞赧的笑表示了默认。

元洵却瞪着笑靥如花的秋烟离,迟迟未接过那枚指环。


郑州租房信息 https://zhengzhou.c21.com.cn/